换个姿势看新闻,换个态度玩吐槽!— 必威官网

页面二维码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页面二维码

扫一扫

关注必威官网公众号

分享到:

潘金莲引诱武松那些招数 估计你难以把持住

2017-10-12 13:02:00 来源:必威官网 编辑:jian

导读 :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因为我们的小潘姑娘欲火焚身急不可耐,武松每天回家对着她微笑着说话在厨房帮着她做砍柴洗碗的身影让她脸色绯红全身...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因为我们的小潘姑娘欲火焚身急不可耐,武松每天回家对着她微笑着说话在厨房帮着她做砍柴洗碗的身影让她脸色绯红全身酸软,晚上躺在床上一脚把武大郎蹬下床后就翻来覆去想武二郎。农历十一月的一天,屋外大雪纷飞银装素裹,洁白无瑕。潘金莲在家里浓妆艳抹,准备今天将武二郎拿下就地正法,一尝夙愿。

潘金莲引诱武松那些招数 估计你难以把持住

  网络配图

  偏生武松一大早出去后一直到正午都还未回家,午饭后,武大被小潘以各种理由赶出家送炊饼去了,小潘想了想,把饭菜端到了武松房里,又生了一盘炭火,“这环境,这氛围,逼格之高,我再一挑逗,不怕他不心动!”小潘满意的把屋子里弄得个饱暖思淫欲的模式后,这才站到大门口,翘首以盼心爱的人儿。

  直站得小潘都快成一尊冰山上的来客那尊冰雕了,才看到武松踏着那乱琼碎玉归来。小潘立即使劲掐了掐自己冻僵的脸蛋,满脸娇笑的帮着武松掀帘子进屋,又急急的关心:“二哥冻坏了吧?”武松不解风情,老老实实的说:“谢谢大嫂关心,还行。”小潘引着武松上楼,一一交代:“饭在锅里,酒在壶里。”还小声补了一句:“我在床里。”可惜武松没有听见,武松忙着脱雪地靴换袜子穿棉鞋呢,又在问小潘:“我大哥呢?”

  小潘说:“出去卖炊饼还没有回呢。”武松说:“那等我哥回来一并吃吧。”小潘说:“他吃了的,懒得等他!要不我下楼去看看你哥回来木有?你先吃着吧。”小潘趁这功夫,出去吩咐继女迎儿去把前后门栓了,对迎儿低声又尖利的吼道:“任何人来敲门都不准去打开!就算你那矮子老爸回来也不准开门!给我去柴房里呆着!我不喊你你不准出来!”

  原本里,迎儿存在感极低,应该是个有自闭症的孩子。潘金莲做完这些,又重新进了武松房间。她开始各种语言和肢体挑逗,奈何武松和她聊来只说大哥人极好,小潘就编些来胡说,又几杯酒直往武松那里灌,武松再是个榆木脑袋也开窍了,就开始不自在,说话举手间就有些焦躁和不耐烦。小潘一腔欲火加上酒精的助燃,只想立马脱掉身上的衣服,当然更想饿虎捕食扑过去把武松扒个精光。万般难受之际,小潘站了起来,拿过一壶在炭火上温好的酒倒了一杯,站到了武松的身后,一只手拿了着杯子,一只手捏着武松的肩膀,笑着说:“二哥穿这么少不冷么?”武松第一个回合完全是措手不及,根本没有想到小潘居然出手了。

潘金莲引诱武松那些招数 估计你难以把持住

  网络配图

  武松的怒火在心里也开始助燃,室内呈现静音。小潘毫不知情,还以为武松的沉默就是默许,她伸手把武松手里的火钳给拿开了,坐到他旁边,先自喝了一口,然后拿到武松嘴边,自觉媚死人不偿命的软声说到:“你若对我有意,就喝了我这半杯吧!”这个世界上,男人爱上女人,不是有标准的,各花入各眼,我看辛普森夫人鹰钩鼻周身男人样,爱德华八世却为了她放弃了一个帝国。何况武松爱的是这个家,爱的是武大这个大哥以及大哥的幸福。

  武松恶心得火大,一把把酒杯抢了过来,泼在地上,怒声骂到:“嫂子不要不知羞耻!”又伸手一推,将小潘从自己身边推了开,差点把小潘直接推到地下。武松怒睁双眼,对小潘吼道:“武松是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我喜欢《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沈佳宜!不是那种猪狗不如的老苍皮!嫂子以后再有这样的动作,武松晓得你是嫂子,武松的拳头就清不到了!”小潘猜中了开头,却完全没有猜到故事的结局,一时恼羞成怒,转身喊迎儿赶紧滚进来收拾碗碟酒具,自己骂骂咧咧的出去了.

  下午4点过的时候,一直在外面冰天雪地里卖炊饼的酱油哥武大回家了。我去!你说冰天雪地里,你个武大郎去卖个锤子的炊饼啊,哪个买啊,都冻成石头了。你就不会哪一次不听你老婆的话不出去卖你那一辈子都卖不完的炊饼啊?你就不会转个脑壳喊你二弟给你安排个门卫工作啊?你就不可以不要潘金莲娶个农村老婆哪怕是个残缺丑却是个善良女人做老婆啊?!

潘金莲引诱武松那些招数 估计你难以把持住

  网络配图

  潘金莲其实也不是个有城府有心机的女人,所以她告状的本事也相当一般般。小潘倒打一耙说:“我见你弟弟风雪归来好心给他张罗吃的,他却来调戏我!”武大这点很有底气,对小潘说我家兄弟绝对不是你说的那种人,也懒得再和婆娘理论。善良懦弱的武大依旧按照自己的思路行事,他的人生宗旨就是得过且过,逆来顺受,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等死,他准备一辈子卖炊饼,一直到老,一直到地老天荒。可惜,他活不到老,武大成为小潘在这个魔兽世界里的第一个猎杀对象,几个月后,他和他的炊饼就消失在这苍茫人世间……

  总之,武松自此搬离家里,到县衙住去了,离嫂嫂远远的了。武大知道肯定有缘由,却不敢细问,他害怕也不喜欢知道一切真相,甚至真相在他面前,他都会装没有看见的,就像以前张大户和潘金莲在家双修玉女心经时,他都是选择性失明和遗忘的。不只如此,小潘又严厉禁止武大再不准去找武二,武大向来懦弱,也就不敢去看望武二了 。这样说来,两兄弟虽然就在一个县里,却极少见面了,武松就住在衙门旁边的宾馆里天天上班下班,武大依旧沿街叫卖炊饼。

当前栏目:野史秘闻
最新野史秘闻
猜你喜欢
  1. 阁主说
  2. 世说新语
  3. 必威娱乐八卦
  4. 排行榜
评论